玥夜羽

主吃神亞神/冰漾/夏千/ALL葉ALL
偶爾和朋友一起討論奇怪的配對ex:張王
很愛自家孩子,所以孩子常常威能化(●´∀`●)ノ
銀髮銀瞳控末期、懶癌末期❤

【特傳】大大我看不見你名子6

#學院paro
#有自創角
#靈魂伴侶設定,姓名或資料會出現在身上某個角落
#設定只有高中會出現、只有自己看得見(除妖師能勉強看見別人的)
#期限是三年,時間過了不會怎樣、只是會有一些遺憾

對於學長們突如其來的邀請,讓我現在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現在最重要的、我現在該怎麼裝沒事進教室阿———!?

現在進教室一定會干擾上課、然後教授就會殺了我,接著學分飛掉,最後學長一定會對我很失望!

「不行不行不行...那我現在要幹嘛啊?先去錄音室等學長嗎?」我猶豫的站在白園裡,望著和我現在心情相反的湛藍天空。

不管了!去了在說,總比在這被學長們的粉絲追殺好,早知道就和佟羽或千冬歲他們去寫生或樂器練習課程了、在這稿什麼音樂史混學分啊......

我繞開了教學區,挑了一條學生不怎麼會走的小路,但絕不是挑彼岸路!!!!畢竟上次真的差點被佟羽給嚇死。

我一邊胡思亂想一邊走著,意外的走得特別快,不到五分鐘、錄音室的掛牌出現在眼前,就當我越接近教室門口時,我聽到了教室裡傳出了美妙的聲音,那歌聲猶如娟娟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但是那憂傷冰冷的歌聲相當有辨別性,尤其是佟羽唱歌時的空靈感,更是無人能仿。

我繞到了教室唯一有窗戶的地方,從百葉窗的縫隙望了進去。

除了那明顯的銀白色外,還有個和她完全相反的漆黑;此時耳邊本來被人聲蓋過的音樂此刻能聽到細微的伴奏聲,那人動了動嘴,為等下的開始做了個準備。

從這個距離聽不太出來是什麼歌,但是男子的聲音一點都不輸於佟羽,他一開口,聲音充滿磁性、令人著迷,向是重力的吸引,想讓每個人都往他身邊靠去,近距離鈴聽、去仔細品味,他的聲音和佟羽非常搭,都有著一種憂傷存在在歌聲裡,除此之外,他的連、頓、強、弱的歌唱技巧也都和佟羽很像,要找到這種搭擋可是大海裡撈針啊!

今天早到錄音室可真是個好的選擇。

我一直聽著,聽到不知何時音樂停了、裡頭的人也不知何時走到了我面前。

「呃...嗨?」我此刻活像個被做錯事被抓到的小孩,不知道該說什麼。

*

現在是最後一節課的倒數十分鐘,老師一如既往的讓我和夏碎先離開了教室,避免造成下課時她自己出不了教室的窘境。

不如說、她之外的老師和教授也都會讓我們提早出教室,甚至有些教授會叫我們不要上最後一節,避免造成騷動。

這種狀態真麻煩。

「真難得看見皺著眉頭,在想甚麼?」

夏碎還是一副饒富興味的表情,說真的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在看戲還是真的想知道,不過我想大概是前者居多。

「沒什麼,在思考現在這種狀況的原因。」

「不就是因為你太出名嗎?」夏碎幾乎沒有遲疑的回答著。

我們彎進了彼岸路,這條路總是有著陰涼的風吹著,有時甚至會有些弱小的魂在徘徊著。

「嘖,說的好像都是我的錯,你自己不也是嗎。」我瞪了他一眼,他只是笑笑的聳肩。

我們繼續走著,細小的聲音從耳畔傳來,應該是不遠處的錄音室傳來的。

「對了,你找褚作為搭檔有想過你跟他的風格問題嗎?你和小學弟的風格可是天差地遠啊。」像是突然發現一樣,他問了這個蠢問題。

「你以為我是誰?」我們走向了錄音室門口,音樂赫然停止。

「也是,你可是冰炎”殿下”啊。」夏碎推開了錄音室的門。

*

「學長們好。」我開口向門口的兩位學長打招呼,一旁的佟羽和宥弭只是點點頭,然後帶著吉他走到了教室另外隔出的小間錄音室,讓出了這一間教室。

「那位是?」夏碎學長疑惑的看著宥弭離去,我開口解釋。

「那位是冉宥弭,是佟羽的社團的朋友,在音樂方面有不錯的表現,所以被佟羽找來幫忙,他們說如果推選沒上就報自由組,佟羽很想要拿學分翹課。」我苦笑著,這一群人的思想都太過獨特了,導致這裡的正常人只有我一個人啊…

這麼說我這次可是有認真看完比賽須知啊,除了被推選上的人之外,學院向來也很多人以自由組來進行非推選報名,畢竟這獎勵實在是非常非常的吸引人。

Atlantis學院向來學分最難拿,就算你全縣比賽或全校比賽第一,也敵不過科目學分被當重補修的事實,更何況大家都很愛亂翹…不,是不想上課才對,誰叫學院可以不上課到處亂晃,雖然這些事都是資優生在做的,而且學院的資優生剛好都有外貌有地位有頭腦,是我這個凡人永遠無法領悟的,傷心。

「冉宥弭,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名子…」我望了眼說這句話的夏碎學長,疑惑的詢問。

「咦?宥弭也是很有名的人嗎?」

「冉宥弭不是很愛出風頭,但在學院算是小有名氣的吉他手兼歌手,在高二裡成績也算相當不錯,但是不愛和人相處。」

回我的是站在一旁拿出吉他的學長,不愧是學長做什麼都帥氣,一個普通的動作在他身上卻像是在拍雜誌pose的專業模特兒,一舉一動都帶著特有的氣質,高貴的像個王子殿下。

「這點你也是阿,冰炎。」

「閉嘴,你比我還邊緣。」

兩位學長最大的共通點就是都不想和別人相處才會湊成搭檔的吧……畢竟如此優秀的人,只要無法跟上他的的腳步,很容易就會被甩的遠遠的。

他們只有彼此能互相扶持,不過真要說學長的能力其實比夏碎學長還要更出眾,但是我猜學長是相信夏碎學長是會努力追上自己,所以才願意和他搭檔的……

真是羨慕。

「褚,你有什麼想唱的歌嗎?」學長拉了一張椅子坐著,隨手拿了剛剛擺在牆邊的吉他,似乎正在思考我們要唱的歌。

「咦!問我嗎?」我愣了一會,用著不靈光的大腦想著適合學長和我的歌曲,「……我還沒想到,學長你呢?」

「那麼就先開YouTube找找吧,夏碎你呢?留下來幫忙還是等會要和你弟練習?」

「前者吧,我和歲的歌聲相性度很高不需要調整太多,倒是你們讓我很好奇。」夏碎學長拿了一把錄音室裡的吉他,原來夏碎學長也會彈吉他嗎?學長們真的是多才多藝。

學長挑了挑眉,冷笑了一聲,「這是在刺探敵情嗎?雖然我不覺得這樣你就能贏過我們。」

「幹麻這麼說呢?你可是殿下啊,這麼高地位的對手當然得查清楚底細,不過我可不認為我們會輸給你和褚學弟喔。」夏碎學長笑了笑,手指隨意的撥動著琴弦。

這火藥味是不是有點重啊?現在逃離第一線還可以嗎?

「褚你要是敢跑你就死定了。」學長突然轉頭撇了我一眼,一瞬間我繃緊了神經乖乖站的挺直。

「抱歉我錯了我不會跑的。」

「呵呵。」夏碎學長不要在一旁看戲啊!!!

接著我拉了一旁電腦桌的椅子坐了下去,開始查詢一些我們可以唱的歌曲。

查著查著一旁傳來了悠揚的的琴聲,我不太清楚他們彈的是什麼歌曲,不過大概也是古風歌曲,不得不說學長真的非常適合古風歌曲,但是每次帶入的感情和他表面上給人的感覺差很多,就像是帶著面具唱歌那樣,不過大家對這點沒什麼意見、我想其中有大部分是因為那另周遭黯淡的容貌令人沉淪,更何況要是學長在他們面前輕易露出悲喜,我真不能想像下一秒會出現什麼事。

”他微微皺著眉,從眉間流露的哀傷令人心澀,向來充斥著自信和耀眼的紅眸此刻深邃的見不著底,暗沉的像是沒有光芒的寶石,看不出裡頭想表達的思緒,能知道的、是被周遭濃濃憂愁包住的,如此無助的他。”

……恩,這輕小說裡男主角悲傷時的畫面,完完全全套不進學長身上啊,果然學長是那種超強超神超不像人的外掛。

「褚。」

「我、我甚麼都沒想喔!真的!」我立刻起身晃著手,看見了兩位學長給我疑惑的目光。

學長皺著眉頭,一臉我吃沒吃藥的表情看著我,「你在幹嘛?這首歌是你想要的嗎?」

「欸?!那首?」我剛剛有點歌嗎?

我將視線轉回到螢幕上,這首歌是我前陣子很喜歡的一首歌—下雨的晚上。

「期待著明天的陽光 曬乾悲傷 溫暖而奔放」

「那些最真實的失望 去感受它 慢慢變成營養」

黃玠的歌聲從音響裡放出,輕柔地帶著一絲想安撫人的感覺,那是他寫給朋友的話。

「經過了漫長的黑暗 是為了看見 更亮的光芒」

「讓我知道你真正的想法 讓我保護你 度過 每個下雨的晚上」

毫無修飾的言語以最真誠的心態的被唱出,黃玠的聲音就像個避風港,擁抱你就入溫暖的懷中。

「還不錯,納入考量,還有其他的嗎?」

學長靠到了我身側,接過了我剛剛還握住的滑鼠,一縷銀髮從眼前滑落,學長身上的香氣朝我撲鼻而來、細緻的讓女人也自嘆不如的臉孔在眼前放大數倍、明明如此美麗卻不給人半絲女氣,反而給人深不可測的神秘和邪魅。

此刻我的心臟重重的落下一拍。

—————————————————————

※補充

喜歡惡作劇的小鬼,被除妖師大量消滅,只剩下能力弱的還殘存於是,對於個性膽小的孩子特別喜愛(因為很容易被嚇哭),類似於鬼魂的存在。

除妖師

古代對抗魂的職業,由於魂被大量消滅而失去存在意義,少數強力家族還留著,但多數還是往其他方向發展,也有兩者並存的家族,現在比較像是幫助別人驅趕霉運或驅鬼,類似道士的存在。

评论

© 玥夜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