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夜羽

主吃神亞神/冰漾/夏千/ALL葉ALL
偶爾和朋友一起討論奇怪的配對ex:張王
很愛自家孩子,所以孩子常常威能化(●´∀`●)ノ
銀髮銀瞳控末期、懶癌末期❤

【特傳】大大我看不見你名子5

#學院paro
#有自創角
#靈魂伴侶設定,姓名或資料會出現在身上某個角落
#設定只有高中會出現、只有自己看得見(除妖師能勉強看見別人的)
#期限是三年,時間過了不會怎樣、只是會有一些遺憾

在那之後過了兩天,自從那天後有幾個不怕死討論傳聞的人送醫急救後,沒有人敢在詢問佟羽和夏碎的關係,連漾漾他們也是。

也沒有人知道送醫的人發生了什麼事,只有他們自己和佟羽了解,一夕間、佟羽在學院的絕對不能惹排行榜的名次從遙遠的底端一路竄上了第一名,並以極大的差距遠遠甩開原本第一名的冰炎。

沒有人敢在她面前提起“傳聞”,兩字,但只有

漾漾他們知道,其實只要不是跟她有關的佟羽還是能欣然接受,畢竟八卦新聞人人有責。

「喵喵最近聽說學院好像要舉辦推選歌唱比賽喔!」對於活動這類事,喵喵和千冬歲一直都很關心,但是聽說這學院的活動都很特殊啊…

「……等等?!推選是怎麼一回事?」我過了很久才意識過來,驚恐的望向笑得很歡的喵喵。

「學院的推選活動是以公開採計的方法進行的推選,用星期三朝會時間、透過電腦程式的提名和選票選出參加比賽的選手名單,第一名有保障這學期不受任何老師刁難的平安度過,而且就算不參加考試成績也一定不會低於九十分。」千冬歲推了推眼鏡,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讓我狂冒冷汗。

大大就算你不參加也能All Pass啊、雖然我能百分之兩千的確定你的最終目的是和你哥比一場對吧!你都表現在臉上了…

「喵喵想提名漾漾和佟羽、然後投票給學長他們!」大姊妳太貪心了,魚與熊掌不可兼得、而且說好一人一票呢?!

雖然不是沒有意願參加,但是我肯定贏不了那些火星歌神…好想要不被當喔,上課老師一直望向我們這、看起來就很想砍死我們這群干擾他上課的學生。

「如果要投票我很好奇佟羽會投給誰。」千冬歲一說完,我們的目光便全轉向她。

佟羽放下了手中艱澀的書,視線望向了窗外,「看情況,反正有音檔可以聽。」

咦?音檔?

「漾漾不知道嗎?學校當初面試時不是有架設攝影機?那就是為了讓之後比賽都有個底、不然大家都只會投學長姊,尤其是冰炎學長他們!」喵喵一臉崇拜的說著,我彷彿看見了一堆小愛心在飄。

「原來如此……不對!為什麼之前沒說啊!」我看著大家理所當然的表情,我又問了什麼我該知道的嗎?

「新生手冊上有,漾漾一定嫌字多沒看完對吧?」佟羽一說完另外兩人毫不猶豫的點頭。

呃…雖然是真的懶、但那破萬字的手冊真的看不下去啦!為什麼你們這群人看完就算了,還背起來了?!你們果然都是火星人啊———!

「我的錯…」欲哭無淚。

「漾漾加油喔,冰炎學長都給你這麼好的評價了,那麼入選名單就一定會有你啦。」

喵喵你一臉興奮的樣子讓我感到萬分恐懼啊!火星人終於要毀滅地球了嗎?!

「佟羽不也是嗎!」而且佟羽的評價比我更好更並更完美,怎麼說也是她先上啊!

喵喵和千冬歲幾乎是同時回答,「不太可能。」

我看了看佟羽……也是,她那種個性一定會拒絕。

而且最近佟羽才剛上絕對不能惹排行第一名,這時候除了這群火星人,應該沒人敢投票給她吧…又不是不怕死。

然後讓我們意外的是佟羽的回答,「不會啊,我挺想參加的,可以正大光明翹課拿學分的獎勵,蠻吸引我的。」

大姊妳的低調風格可以因為這樣就放棄嗎?!難怪妳一直低調不下來啊!

「那喵喵就提你們兩個囉!」

我的意見呢?!!!!!

「我也是。」

…我忘記生為地球人的我沒有人權了。

*

上課時,老師用著極其催眠的語調說著音樂史。

在上下眼瞼快打在一起時、吵雜的聲音將我從前往周公的路上拉回來了。

「…發生甚麼事了?」我回過神急忙問了這節課坐我附近的同學。

「夏碎學長和殿下站在我們班的走道上啊——!他們從來不會出現在走廊上、因為其他女粉絲都會用盡方法包圍他們,他們這次來肯定有什麼要緊事!」同學我看見妳眼中的愛心了。

「可能是要找哪位女同學一起參加推選雙人歌曲比賽喔!可惡好想被學長邀請啊!」

「等等!比賽還有分單人和雙人嗎?」我訝異的問著,這樣冰炎學長不也要選一位女性的搭檔了?

不不不,我這麼擔心幹麻啊!我又不是學長的誰……

這麼想的同時胸口突然悶悶的,是不太舒服嗎?

另一位同學立刻打斷了我的思考,「還有分樂團的喔!而且每組都不限重複的人,殿下和夏碎學長的樂團每次都會上場!超期待的❤!」

同學妳的愛心實體到我都看到了…

而且期待歸期待,妳們這群忠實粉絲每個表情都是要把人給吃了、難怪學長他們要躲成那樣…...

不過學長他們的樂團真的很厲害,難怪這群女粉絲會這麼激動。

*

「褚同學。」任課教授突然喊了一聲,我驚訝的站了起來。

「我在!」我急忙站到了座位旁,這位教授可是學院裡出了名的’’不耐等’’,為此、上他的課大家反應都快得跟看到鬼似的,不然就是要跟學分說掰掰。

「外頭的冰炎和夏碎同學找你,我允許了。」講完教授就轉身繼續寫他的,我連忙道謝,以此生最快的速度收拾物品離開了那群女粉絲的灼熱視線。

我拉著學長們衝到了無人的白園,這是學院眾多師生都喜歡的地方、不過因為是上課時間,此刻清閒了許多。

我喘了一會,看著眼前兩位臉不紅氣不喘的學長們問道:「學長們找我是怎麼了嗎?」

回答我的是冰炎學長,但是卻不是回答我的問題,「沒事吧?」

學長拿出了一條白手帕撫過我眉尾,刺痛瞬間衝擊大腦。

身體反射性的縮了一下,學長不知道從哪拿出了藥膏塗抹,然後迅速的在還沒有反應的我傷口上貼了OK蹦。

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與湧上了心頭、說不出是什麼感覺,然後我愣了許久才想到要感謝,「謝謝學長。」

……不對!重點不是這個!

「學長們找我有事嗎?」

「原來褚學弟還記得我啊?我還以為你們兩位已經排除我待在兩個人的世界了。」夏碎學長饒富興味的看著我,我脹紅了雙頰解釋著。

「不不不!我從沒忘記夏碎學長的存在!」就算忘了也是忘一下下!而且夏碎學長你這樣的說法我會被學長的粉絲們殺掉的!

不過說真的學長剛剛溫柔的樣子真的讓人無法轉移目光,連身為男生的我都這樣了、難怪那些女粉絲們這麼迷他。

*

褚學弟一定不知道,目前只有他能讓冰炎做出這樣的舉動和表情、而冰炎也只會為了他溫柔,因為這是連身為他搭檔的自己都從未見到的一面。

「別鬧他了,我找你是要參加雙人歌曲比賽的,褚的聲音我很喜歡而且我並不想和其他人一組。」冰炎一臉理所當然的看著學弟,不意外的消退不久的粉紅再度攀上學弟的臉上。

「那、那夏碎學長呢?」學長就算要找不是應該先找夏碎學長嗎?

我笑了,想必到時候參賽名單公開時,這是很多人都會有的反應,「今年歲入學了,我會和他一起參賽。」

「就像你聽到的,夏碎找了他弟所以我現在沒有搭檔、褚你願意嗎?」

這問法真像是在問學弟要不要和你在一起呢,冰炎的佔有慾真是高。

學弟的回答出乎我們的意料。

「我…不會拖累學長嗎?」

褚很擔心,擔心的卻是眼前強大到令大家都崇拜的冰炎,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和冰炎合作的人首次擔心冰炎的名聲被拉低。

我很意外,冰炎也很意外。

由他們提出的合作,從來沒有人會猶豫。

每個和他們合作的機會都是有名的人才,而這些人從來都不會懷疑過自己是否和我們合作的來。因為他們總認為—正因為是我們的邀請、所以他們就有那些價值存在。

對他們提出疑問的,褚是第一個。

冰炎收回了訝異的表情、取代而之的是一副滿意的表情,「我果然沒看錯人。」

「咦?什麼意思?」褚睜大了那雙靈動的黑眸,呆萌的表情相當討喜。

「和歲說的一樣,褚有著純淨無瑕的靈魂。」我們是打從心底喜愛這名單純的小學弟。

「那就這樣決定了。」冰炎不知道從哪拿出來報名表和筆遞給了還沒回神的學弟。

可能是習慣的反應,褚自然的接過了紙筆、等簽完後才回神。

「呃…」有一種把自己賣了的感覺。

「褚學弟真是爽快,期待你們之後的表演。」夏碎笑了、笑得燦爛奪目。

「放學錄音室等你,褚。」說完冰炎便轉身離開,我拍了拍學弟的肩,希望他沒多久之後會回神。

「…欸?就這麼決定了嗎?!」反射弧繞了一大圈終於回來的褚在遠方大喊著。

別太輕易把自己的靈魂賣掉啊、小學弟。

*

「褚很可愛吧?」夏碎似笑非笑的問著一旁的搭檔,對他接下來的回答感到興趣。

「是很可愛。」訝異的是冰炎帶著一抹微笑,一抹他從未見過、美麗的不似真實的笑容。

他傻了一會,撫著額頭感嘆著,「你真的長得很妖孽。」

「謝謝誇獎。」冰炎換回了平日那半嘲諷的笑容,夏碎鬆了一口氣,並竟他也不確定在那種微笑下、他能不能堅持不被吸引,只能說他的搭檔真的長得太讓人傾城了。

「對了,你有伴侶提示了?」

突然想起佟羽上次說的話,夏碎很好期是哪個幸運兒能接受冰炎的愛,雖然同時必須接受眾人的目光和忌妒。

「怎麼突然問?」他沒有否決,這讓夏碎更肯定一件事—絕對是褚,自從褚出現後、冰炎變了。

「佟羽上次和我說的,我很好奇期那位寵兒是你的靈魂伴侶?」在沒有求證的情況下,夏碎雖然認為很高的機率是褚,但他不想亂下定論。

「是褚,我出現提示的當下他應該也有,但是他似乎沒有發現自己的提示。」他皺了皺眉,難得露出了困擾的表情。

今天看到了很多難得一見的表情呢。

冰炎瞪了夏碎一眼,因為他的搭檔笑得像是一隻狡猾的狐狸。

「你不用笑,之後就換你了。」停了半響,冰炎認真的看著夏碎,語重心長的說著:「你周遭的提示信息素變多了,看在你是我搭檔的份上我告訴你一件事,提示信息素帶著聚集性,這會讓很多還沒有提示的人誘發產生自己有提示的感覺,並且聚集到散發提示信息素的你身旁,只要有任何一個人誘發的嚴重化,你很可能就會受到他的吸引改變原本的伴侶對象,小心一點、這可不是玩笑話。」

冰炎很嚴肅,前所未有的嚴肅。

夏碎知道他的搭檔是認真在警告自己,畢竟這是一輩子的問題。

很多人都知道靈魂伴侶的提示,但是很少人知道的這麼清楚,因為提示信息素的聚集性真的很強,讓誘發的人很容易就因為誤會而嚴重化,有很多人因此改變了對象,但是卻沒有人願意解釋原因,尤其是那些大人,當提示信息素第一次產生聚集性時、那是冰炎第一次深刻的感覺到大人世界的黑暗。

评论

© 玥夜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