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夜羽

主吃神亞神/冰漾/夏千/ALL葉ALL
偶爾和朋友一起討論奇怪的配對ex:張王
很愛自家孩子,所以孩子常常威能化(●´∀`●)ノ
銀髮銀瞳控末期、懶癌末期❤

【特傳】大大我看不見你名子4

#學院paro
#有自創角
#靈魂伴侶設定,姓名或資料會出現在身上某個角落
#設定只有高中會出現、只有自己看得見(除妖師能勉強看見別人的)
#期限是三年,時間過了不會怎樣、只是會有一些遺憾

「佟羽、夏碎學長,你們去拿什麼呢?」看見錄音室的大門被開啟,我小跑步到了門口詢問。

夏碎亮了亮手中的艱深書籍,我立刻放棄了跟他借來看的想法。

「那佟羽呢?」看了看佟羽的手上沒有任何的東西,我疑惑的問著。

「粉絲的心。」

「欸?」呃…剛剛是我聽錯還是幻覺?「佟羽妳剛剛說?」

「佟羽妳…」夏碎莫名的無言。

「我剛剛說『粉絲的心』,現在漾漾的心不就放在我身上嗎?」佟羽淡笑著,講著可愛的話。

大姊這殺傷力有點大啊…我現在的臉一定是紅的。

「是挺紅的。」被無視了很久的冰炎默默的說著,掃了一眼夏碎和佟羽之後,發現沒大礙後又走回原本的座位。

「欸?我剛剛有講出來嗎?!」漾漾一臉驚恐的跟著冰炎走了回去。

冰炎轉頭對他勾起了一抹淺淺的微笑,「都寫在你臉上。」

不意外漾漾又臉紅了。

站在門口的兩人被閃了一臉,有點無奈。

*

「就這樣轉移了話題,技術真高超。」夏碎脫下鞋子換成室內拖,走進了錄音室。

佟羽沒有回話,只是聳聳肩跟上,「不是我技術高超,是漾漾太單純了。」

「也是。」這小學弟真的很好騙。

佟羽找了個位置坐下,看了看手錶,「現在是第一節的時間,既然都翹了就翹的徹底,有沒有社團宣傳片可以看?」

咦?這樣好嗎?我只是個普通的地球人,我還需要學習啊大姊!

「我教你。」冰炎放下正在看的書,面帶危笑,「但是成績沒到我指定的,你就等著吧。」

「可以不要嗎?」我看了看時間,現在也不過快過三分之一,我現在回去還是可以好好補進度的!

「你認為呢?」冰炎學長挑眉看著我,雖然好看歸好看但是我現在沒時間欣賞啊!!!

「…好。」嗚嗚嗚,阿嬤你乖孫被威脅了啦!!!

我轉頭看了看坐的有點遠的佟羽,她現在坐在夏碎左邊的位置,帶著自己的耳機。

不是我在說佟羽妳都不考慮救救妳親愛的同學嗎?

而且你們也太順手的在看書和影片了吧、我現在很想回教室上課啊———!

突然佟羽摘了一邊的耳機,朝著我看。

妳終於要救救妳可憐的同學了嗎?

「漾漾加油,冰炎的成績在學院裡是第一,有他教你一定不會掛科的。」

這不是重點啊大姊!說好要救我呢?

然後我看見佟羽帶回了耳機,繼續看著影片。

同學愛呢?!!!!

*

「這樣好嗎?」夏碎用著只有他們聽得到的聲音說著。

「有何不可?冰炎成績不差漾漾的學習力也不差。」

言意之下就是放任也行的意思嗎?

夏碎好奇的看著佟羽翻開學校同學的名單和他們社團的宣傳片,「佟羽妳看宣傳片要做什麼?」

「找人。」

「誰?」

「不清楚。」

夏碎闔上書本,神色複雜的看著佟羽,「…有沒有人和妳說過妳講話讓人很無言?」

「你。」

「……」

佟羽快速的翻閱了幾個人的資料,做出了刪減,過了一會兒才開口,「…我在找可能成為我靈魂伴侶的人。」

「靈魂伴侶?妳出現提示了?」夏碎有些意外的看著眼前的少女,雖然佟羽不算難溝通,但也不是一般人能溝通的來的。

除了信任和認定的人,她從不會去理會別人,佟羽在入學前就在學院的男生裡造成了不小的轟動,因為她的外表和成績,甚至有一群男生做好去告白的準備,但是全部都被無視了。

「嗯,在脖子那,我們除妖師能稍微看到別人的提示,你自己看。」

對於佟羽的話,夏碎皺了皺眉,一手將佟羽轉到自己面前,「我可是男孩子,妳一個女孩不要隨便說這種話、出事怎麼辦?」

「……」她有點訝異的看著夏碎,眼神帶著複雜,「抱歉。」

對於她突如其來的道歉夏碎愣了一下,隨即回道:「不、是我太激動了。」

「同科的除妖師…」

「什麼?」夏碎疑惑的看著轉回去繼續看資料的佟羽。

「同樣是多媒科的除妖師,是我在找的人。」沒想到佟羽會和自己講、不,她剛剛其實就沒有隱瞞的打算。

「除妖師在學院可是少之又少,目前我們科我知道的就我和妳還有冰炎。」

夏碎默默地閃過了一些想法,但他沒有說出口。

佟羽關掉了網頁,嘆了一口氣,「不是冰炎,但是你我不確定,你還沒有提示。」

「為什麼冰炎不可能?」

「因為他有了。」

夏碎安靜了一陣子,才再度開口,「那妳怎麼確定我沒有提示?」

「感覺,有提示的人會有一種感覺,很奇特。」她看了我一眼,「不過我想應該也不是你,搭不起來。」

夏碎無奈的笑了,「被說搭不起來很傷人啊,我不好嗎?」

「好,但不屬於我。」佟羽繼續播放了影片,然後閉起了雙眼,「你最近應該就會有提示了,連同那人一起。」

「又是怎麼知道的?」夏碎還是看著佟羽,眼神閃過一絲不解。

然後他看見她睜開那雙雪眸,裡頭泛著異樣的藍光,「因為這雙眼。」

*

整間教室除了冰炎指導漾漾的聲音外,還有夏碎的翻書聲。

至於佟羽,她早在不久前查完資料後關了電腦休息去了。

佟羽長的不高,她稍微偏個身便枕在椅背上、完全沒有阻礙的縮成一團睡著了。

整個空間給人的感覺很悠閒,直到中午後那扇大門被開啟。

「漾漾、佟羽!你們在吧?」喵喵有些響亮的聲音在門口喊著,身後還跟著一個千冬歲。

「啊!抱歉,忘記提醒你們!」漾漾從教室深處快走出來,急忙道歉。

「要不是佟羽第一節課時有傳訊息提醒,不然喵喵一定直接衝出教室找你們。」

「下次記得先和我們說一聲,別一聲不響就翹課。」千冬歲推著眼睛,鏡片後責怪的眼神望向我。

嗚嗚嗚、不是只有我翹課啊,為什麼只有我被唸…

「這麼說佟羽呢?我們剛剛聽到了一些謠言。」千冬歲一臉怪異的望著教室裡面,我指了指最偏僻的角落,她正在和夏碎聊一些東西、一邊整理服裝。

「夏碎哥、佟羽!」他和喵喵幾乎是用跑的衝去,我愣了一下,然後看著朝我走來的冰炎學長詢問,「學長知道發生什麼事嗎?」

他搖搖頭,「走過去聽就知道。」

不聽還好一聽嚇死人了!

「夏碎學長在彼岸路吻了佟羽?!」漾漾訝異的重複了剛剛千冬歲問的問題,一臉不敢相信的望著認識不久的夏碎。

冰炎饒富興味的望著自家一臉無奈的搭檔,充滿看戲意味。

「佟羽這是真的嗎?」漾漾詢問著另一位當事人,只見她在眾人的目光下,緩緩的換了前一排的椅子說道:「問夏碎。」

然後她又縮回去睡了…

大姊—————!你們的八卦大家都很想知道、別裝死啊!!!

「夏碎哥/夏碎學長,麻煩你解釋清楚!」在眾人的壓迫下夏碎難得露出了為難的樣子。

看見夏碎的表情,千冬歲幾乎是崩潰的,「不會是真的吧?夏碎哥你喜歡佟羽這種的嗎?」他立刻拿出了手札出來做了紀錄。

「不…」夏碎心裡有苦難言,但他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學院有百分之五十的男女是同意你們交往的,百分之三十五是反對,百分之十五則是認為不搭,但如果夏碎哥的伴侶是要選擇佟羽那樣的女孩我還是能接受的,只是我無法立刻從朋友的身分換成家人…」

「歲、不是那…」

「夏碎學長你和佟羽難道以前就認識嗎?喵喵當初還真的以為你們是第一次見面,外頭一堆粉絲已經暴動,差一點就拆了這間教室。」她指著外頭接近校門口的那邊接著說:「學長知道他們是怕破門真的看到你們在一起的畫面才不敢闖進來的嗎?所以我們代替他們進來了。」

「我…」

漾漾也跟著著急的詢問,完全忘了要給夏碎空間回答,「夏碎學長你真的和佟羽在一起了嗎?什麼時後?你們真的接吻了嗎?」

最後夏碎幾乎找不到空檔能回話,他欲哭無淚,尤其是看到搭檔那看戲的臉後更是無奈。

「夠了,你們很吵。」一剎那,整間教室冷的不可思議,他們彷彿能用肉眼看見佟羽身上散發的冷空氣,她一雙眼雪眸此時相當犀利。

她直接走到了門口,用著極為冷酷的姿態看了外頭的人,「我和夏碎在一起怎樣、不在一起又怎樣?憑什麼一定要讓你們知道?你們這些傢伙沒事別找事做,想死我可以給你們一個痛快,裡面的人也是,再給我聽到一次、你們準備看不到當天的夕陽。」

佟羽當下落完狠話幾乎沒有人反應過來,她回到教室換回了原本的鞋子,直接走人。

最先回過神的是漾漾,他緩了一會兒後默默地開口,「佟羽她最討厭被人吵醒了…」

這樣的聲音足以讓現場的每個人都聽到。

评论

© 玥夜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