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夜羽

主吃神亞神/冰漾/夏千/ALL葉ALL
偶爾和朋友一起討論奇怪的配對ex:張王
很愛自家孩子,所以孩子常常威能化(●´∀`●)ノ
銀髮銀瞳控末期、懶癌末期❤

【特傳】大大我看不見你名子3

#學院paro
#有自創角
#靈魂伴侶設定,姓名或資料會出現在身上某個角落
#設定只有高中會出現、只有自己看得見
#期限是三年,時間過了不會怎樣、只是會有一些遺憾

第二天上學的路上,由於住在同一個宿舍,四人是一起上學的,但是一路上卻感受到了各種目光、羨慕的忌妒的都有。

「這麼快就出現這種情況了嗎…」千冬歲推了推眼鏡,嘆氣。

「喵喵還以為在晚個幾天名單才會公布呢。」

雖然你們兩個感覺完全不在意這種眼光,但是可以為我這個地球人想想嗎…

「要是明天也這樣我會考慮提早進學校。」佟羽在一旁默默開口,加快了行走的速度。

我小跑步的跟了上去,和那兩人拉開了一段距離。

「漾漾、佟羽!等等啦!」

「等你們不顯眼時我就等,我們先去教室。」佟羽冰冷的聲音傳了過去,我看見一堆人男同學對我露出忌妒的表情…不要這樣啊,我和她只是朋友沒別的意思!

「漾漾,等等走左邊走廊,人比較少。」

大大妳為了逃避人群也查的太清楚了吧…雖然這樣很好就是了。

我們立刻彎進了左邊的走廊,果然就像佟羽說的,人少了很多、不,根本沒人。

「早安。」聽見佟羽突然開口,我先是看了看四周,才發現不遠處的冰炎和夏碎學長。

「咦?」漾漾愣了一下,緩緩開口,「…學長們好。」

「你們好,沒跟歲一起嗎?」他看了看我們身後,卻沒有看見他想見的人。

漾漾搔了搔頭,無奈的說:「他們太搶眼了,所以我和佟羽先走了。」

冰炎側身轉過來看我們,「那麼和我們一樣呢,是說這條路其實很少人敢走呢,佟羽就算了,但真意外你會走這。」畢竟這個學弟感覺就怕鬼怕得要死。

「嗯?這條路走什麼問題嗎?」我看向冰炎學長俊美的臉龐有點出神…

「這條路常常出事,有學生走這時出了各種意外,所以被稱為彼岸路。」但是意外接話的是佟羽,她有些冷的嗓音在這陰暗的地方特別恐怖。

不會吧…我從小衰到大,不會在這時候靈驗吧?

看著臉色逐漸白的漾漾,對面的兩位學長興起了欺負的慾望。

「恩,上次那學弟說走著走著被一隻手抓住,動都動不了,要不是我們路過發現他恐怕就倒在那了。」夏碎學長笑笑的說著,還不忘指著前方不遠處的階梯。

「還有上次走時閃過去的人影,結果我們跟著走卻走到了死路,半個人都沒有。」冰炎默默地補充。

聽不到聽不到聽不到聽不到我什麼都聽不到!

漾漾淚眼汪汪的望向佟羽在那個位置,卻什麼都沒看見,「…佟羽?」

另外兩個人也愣了一會,剛剛學妹確實還在那…吧?

看著冰炎和夏碎學長的表情,漾漾瞬間蹲了下來,斗大的淚珠湧了出來,「不要阿———!」

「褚,冷靜一點!」

對於快哭出來的學弟,兩人頓時慌了手腳。

「褚,我們剛剛是騙你的,別害怕。」

夏碎盡可能的安撫這漾漾,兩人見漾漾抬起充滿水氣的眸子,罪惡感頓時湧上—早知道不騙了。

等到情緒穩定了一會,冰炎向漾漾伸出了一隻手、將他從地上拉起來,「那麼佟羽呢?」

「叫我?」

「哇啊!!!!」

佟羽拉住了突然往後跳的漾漾,過於冰冷的雙手讓他再次驚嚇。

「鬼啊啊啊!!!」

「對一個女孩子這麼說很沒禮貌,漾漾。」語畢,佟羽挑了挑眉望向愣住的學長們,「你們對他講了鬼故事?」

「抱歉,一時興起。」夏碎無奈的笑了笑,畢竟這學弟的表情太可愛了,雖然還是自家弟弟勝了一籌。

冰炎看了看恢復的漾漾,問道:「還好嗎?」

「我、沒…沒事。」沒事才有鬼!我差點就嚇到兩腿發軟了!

「佟羽你幹嘛這樣突然冒出來,人嚇人會嚇死人啊。」

「我剛剛到前面看了一下,想說看到一個人影,但是走到一半就沒路了,然後回來時就聽見你叫我。」佟羽理所當然的說,然後望向面色發白的漾漾,「怎麼了?」

「學長你不是說是假的?」漾漾頓時雞皮疙瘩起來,緊緊抓著冰炎的手臂。

「剛剛確實是我掰出來的…」看著眼前的漾漾,冰炎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對付。

只見一旁的夏碎笑笑的,他很想衝過去揍他。

「沒事,只是我看錯了。」佟羽拍了拍我的肩膀,淡笑著,「是說我們已經翹掉了早修,現在要做什麼?」

「去錄音室?我們平常都待在那,不然在教室被堵很麻煩。」冰炎學長提出了意見,我立刻點了點頭。

佟羽望向冰炎學長,說道:「你們先去,我去拿個東西。」然後頓了一下,「照顧好漾漾,畢竟是你嚇的。」

不不不,準確來說是妳嚇的啊,大姊。

「…我會。」冰炎點了點頭,夏碎第一次看見這樣的冰炎,他默默地微笑。

可愛的學弟又望向了自己,帶著純真的微笑「那夏碎學長呢?」

「我也去拿東西。」

冰炎看著有著打算的兩人,皺了皺眉,「別亂來。」

*

「佟羽你為什麼留在這?」夏碎笑笑的看著站在原地不動的學妹,好奇她的打算。

「那夏碎呢?」

我看著眼前的學妹,打量了起來,「連敬詞都不用呢。」

「我也沒用過敬詞吧?」佟羽望著遠方,本來就冰冷的語氣似乎更冷了些。

「也是,那麼你看的得到眼前的東西?」

那是有些模糊的影子,呈現著半透明。

「…」

「沒有否認就是吧。」我拿出了身上攜帶的長鞭,「佟羽也是看得到的人,應該知道這是什麼吧?」

「…魂,喜歡作亂的惡鬼。」她默默的說道,朝魂拋出了一個東西,我看見了那透明的東西燃燒了起來。

「藥師寺歷代以來都是除妖師,只是現代的魂日益減少甚至變弱所以也沒了存在的意義。」

「哦?」我將鞭子的方向改向她,「知道的真清楚,妳是誰?」

她看向我,冰冷的氣息侵襲了過來,那雙雪眸相當深邃,感覺什麼都投射不出來,「其中一代衰敗的後裔罷了。」

「雪族的?」一頭銀髮加上特徵性的雪眸、還有散發出來的冰冷氣息,除了他們我無法想出別人。

「是啊,雪族的,但是我們只是剛好都是白子,但是眼睛倒是例外,是代代相傳的特徵。」她走向我,將鞭子移到了一旁,「現在的魂不需要到武器的出現,隨便能燃燒的東西便足以讓他們死亡,所以夏碎你把武器收好,這種寶物被拿走可是很傷腦筋的。」

「也是,謝謝提醒,沒想到現在還能遇到雪族的後裔呢。」我收起了鞭子,在準備轉身時她喊住我。

「夏碎。」

「?」我看向她,完全看不出她的情緒,和褚在一起時她彷彿更像個活人,而不是除妖的兵器。

「你在意被當成傳聞嗎?」但此刻她的表情有點玩味,這是在褚不再的時候她第一次有表情。

「不,怎麼?」

「剛剛有個孩子跑了過去,然後從他的角度推算,我們看起來很像親在一起。」她不在意的拍了拍我手臂,「慢慢和你弟還有粉絲們解釋吧,夏碎”學長”。」

「……」這孩子真是惹不得啊。

评论

© 玥夜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