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夜羽

主吃神亞神/冰漾/夏千/ALL葉ALL
偶爾和朋友一起討論奇怪的配對ex:張王
很愛自家孩子,所以孩子常常威能化(●´∀`●)ノ
銀髮銀瞳控末期、懶癌末期❤

【特傳】大大我看不見你名子1

#學院paro
#有自創角
#靈魂伴侶設定,姓名或資料會出現在身上某個角落
#設定只有高中會出現、只有自己看得見
#期限是三年,時間過了不會怎樣、只是會有一些遺憾

一早到了學校,打開了近乎空蕩的教室我輕道:「早安。」

不意外,一個幾乎沒有起伏的聲音響起,要不是知道是誰我大概直接嚇到倒退然後被門檻絆倒…

「早,漾漾這麼早來?」

我走到了佟羽身旁,有些低的溫度從她身上散出,我習以為常的坐下,開口:「今天是開學典禮,早到是因為昨晚太興奮睡不著覺。」

我傻笑著看著眼前有著精緻臉蛋的佟羽,一縷透明的銀髮從她間肩上滑落,一瞬間眩目了幾秒。

不對不對不對,明明看了她很多次還是覺得會被她純白的顏色給深深吸引,不過她還是像以前一樣冷冰冰的,真意外她竟然會和喵喵、千冬歲還有我進入同一所大學的高中部,本以為會她想跟萊恩一樣選擇高中繼續,雖然千冬歲也不讀高中反而讀高職也讓我很驚訝就是,反正我這個地球人是不會了解這群火星人他們在想麼的。

佟羽戳了我一下讓我從自己雜七雜八的思想中脫出,我看見她短暫的揚起一抹笑容,那就像冬天裡的太陽,融化了所有冰雪,然後隨之消散。

「又在亂想,千冬歲等應該就到了,他從不讓我們等。」佟羽一雙冰雪般的美眸望向我,帶著一絲的溫暖。

「千冬歲總是這樣啊,然後喵喵也會跟著一起出現!」我笑著,畢竟這是萬年不變的定律了。

「你們在談論我們嗎?」千冬歲望向我們招手。

「說人人到。」佟羽說完便起身拿了背包,並拍了拍我的肩膀,「該走了。」

「欸?」我看著準備去哪的三人,一臉疑惑。

「漾漾不會是忘記今天有學院巨星冰炎和夏碎學長的樂團表演,他們難得會為新生表演喔!」喵喵一臉興奮的越過千冬歲拉住我,「快吧!喵喵好不容易搶了搖滾區的位置喔!」

搖滾你妹!我還不想被滿滿人海壓死啊!!!而且我怎麼完全不知道有這行程!!!!!

佟羽想是看到了我的想法,對我解釋:「學校官網有發佈行程喔,不然漾漾你認為上課時間了為什麼除了我們沒人進教室呢?」

哦哦哦?難怪從剛剛到現在都這麼安靜還以為發生了甚麼事……

「好啦!漾漾、佟羽快走了等等就趕不上位置了!」喵喵拉起了我的手用著不符合她的速度飛奔而去。

阿嬤啊————————!你乖孫去找你了!!

在中途經歷了空窗時間,等我回神過來我已經在搖滾區的座位上坐著了。

坐在左手邊的佟羽遞了一瓶礦泉水給我,我感激的看向她,「謝謝。」

「準備了。」另一旁的千冬歲帶著驕傲的神情望著台上,沒記錯夏碎好像是千冬歲同父異母的哥哥,雖然這麼說但是不知道他是怎樣的一個人。

*
舞台上噴出了乾冰,略低的溫度絲毫沒有為現場降低熱度,反而更加升高,此起彼落的尖叫聲在耳邊炸起,大家期望已久的樂團登上了舞台。

更多的尖叫在此刻暴發,有些人已經拿起了板子高舉過頭,有些人揮著自備的扇子,上頭印著大大的殿下和夏。

「真的很有名氣啊…」佟羽默默的說著,用著只有她聽得到的音量。

「安靜。」略低的嗓音透過音響響起,雖然冰炎的語氣充滿了冷淡,但是卻不干擾粉絲對他們的愛和崇拜,場面一下安靜了許多,可見不只樂團優異,粉絲們的素質也是相當好的。

「今天是我們的社團宣傳,想來的本科新生在今天中午到多媒體教室的錄音室集合。」

說完他便將麥克風遞給身後夏碎,然後稍微交換了他們的位置,「今年的各位新生好啊。」

夏碎微笑著,用著有些距離的微笑,但是他的迷妹們完全不在意的高聲尖叫,隨之又恢復安靜。

夏碎掃了台下一圈,在正前方看見自己的弟弟後揮了揮手致意,讓一群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粉絲們暴動了起來。

夏碎沒有解釋的打算,反而饒富興味的看著自家弟弟走到了他的預備位置。

演奏開始。

和想像不同的是,冰炎唱的歌並不是搖滾或者炒熱氣氛的曲子,而是一首古風歌曲—雪訴離歌。

「江湖怨 情仇有誰能言 紅塵事 是非有誰能辨」

一開口低沉婉轉的聲音道出,一瞬間擄獲了眾人的心,每個人都專注的看著舞台,一片寂靜。

「問世間 誰書舊詩卷 問夢裡 誰撥古琴弦 」帶著哀傷的聲音,訴說著不老歲月的傷痕和記憶。

「看遠山的飛雪 雪落相思卻成灰 雪不懂落花的淒美」逐漸上升的音壓抑著一絲悲哀、惆悵。

「等愛若花枯萎 等葉成堆 等思念也化成淚」一路拉高的聲音帶著本該搭不上冰炎的柔美,但此時卻好好的與他融在一塊。

「只為尋你不管今生錯與對 一生情緣一世悲」

冰炎一邊唱一邊走向了夏碎所在的位置,在結束的當下把麥克風遞到了他前方。

放下了橫笛的夏碎接過了麥克風,毫不誤差的銜接上接下來的詞,「相離相憶是命運為你寫下的結局 此生雖有憾卻不言悔」
才唱到這許多人已經被冰炎和夏碎的合唱給逼出淚了,他的歌聲卻像是在說著故事,讓人體驗了這一段淒涼、卻無怨無悔的戀情。

*
等歌曲結束時掌聲充斥著全場,有些刺耳的尖叫此時不在那麼無意義,我似乎能夠理解大家對他們的愛戴和崇拜。

「給。」佟羽遞了幾張衛生紙給我們幾個,恐怕這個現場除了台上的樂團和她,其他人都哭的稀哩嘩啦的。

「那麼這次演出就到這裡,謝謝觀賞。」

夏碎學長拿著麥克風走到了台前,雖然完全沒見過他,但是和千冬歲如此相似的臉龐,要我認不出來也難啊!

該說家族基因強大還是這兩個太妖孽呢?本來還以為看帥哥美女已經看到習慣了,結果在看到冰炎和夏碎學長時審美觀又再狠狠的刷上一層樓,由其實是那個冰炎學長、俊美到逆天的臉龐和混血的優良基因,身為男生的自己都快愛上他了!阿母,你兒子要是出櫃絕不是我的錯是那些火星帥哥的錯啊!

不對,我又沒有要出櫃到底在亂想些什麼…

评论

© 玥夜羽 | Powered by LOFTER